邯郸网络公司_邯郸网站建设制作推广_邯郸网络推广_小程序开发制作_邯郸百度爱采购_河北启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鸭脖官方网站

2018-09-11 17:53


江湖沒有變好或變壞,人的功力和定力決定着能否笑傲。
 
在剛剛過去的教師節,開創了中國互聯網傳奇的馬雲宣布了他的傳承計劃,他“想重回教育,做熱愛的事情”。明年,阿裡巴巴CEO張勇将接任他作為董事會主席。
 
從股價上看,馬老師的退休之路暫時可能不會特别随心。此前,紐約時報傳出消息後,阿裡巴巴股價下跌了3%多。
 
這一次,馬雲隻好暫時舍棄自己的任性。為了股民,馬雲選擇再留任一年。回望帶領阿裡巴巴的19年,如今阿裡與騰訊的競争正酣,馬雲也不得不留下。
 
未來,馬雲的繼任者張勇,又是否能繼續笑傲前輩們創下的江湖?
 
馬雲立場之後的中國互聯網,說是中流砥柱?拼多多、趣頭條代表的三四線城市人口紅利的新模式能笑傲江湖嗎?
 
縱橫20年 兩強相争
 
 
 
1998年和1999年,是足以改變後續中國互聯網曆史的兩年。這兩年間,京東、阿裡巴巴、騰訊、百度相繼成立。經曆近20年疊代,百度略顯掉隊,京東由騰訊持股并被納入騰訊陣營,與阿裡巴巴相抗衡。
 
後來者也并不示弱。2010年、2011年是小米所代表的移動互聯網一代崛起的關鍵時點。這一波浪潮成就了包括經緯創投等一批抓住移動互聯網風口的掘金者。
 
時間回到改革開放伊始,年僅15歲的馬雲在西湖邊找老外練習口語。那時起,馬雲就在努力與世界接軌。
 
長大後,他成為一名英語老師,但讓他享譽世界的是辭職創辦阿裡巴巴。如今,54歲的他希望将中國最龐大的互聯網帝國交給接班人。
 
馬雲帶領阿裡巴巴的19年,馬化騰帶領騰訊的20年,劉強東帶領京東的20年,已經把整個中國互聯網帶入了兩強相争、巨頭林立的格局。
 
 
 
馬雲曾經在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告訴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他認為正常競争都是好的,跟馬化騰的競争也是好的。他跟馬化騰也有很多合作,比如公益領域。
 
盡管如此,在去年“桃花源生态保護基金會”上,基金會成員握手、合影留念,但一位近距離拍攝的攝影師回憶,當他等待拍下馬雲和馬化騰握手的瞬間時,馬雲提前走下舞台。
 
細節裡有時藏着一些必然。
 
阿裡側重戰略投資、重模式,講究對生态内公司的控制,以納入到自己的戰略中,這種強勢以往頻頻招緻批評,而在互聯網下半場,互聯網與傳統行業結合時,這種戰略正在彰顯優勢;騰訊注重開放,擅長輕資産運營,進行流量扶持而不追求控制,但這種策略最近被批評為沒有夢想,隻追求财務回報。
 
事實上,阿裡巴巴有一個做輕的夢想,這也是阿裡在釘釘上不遺餘力,從辦公社交突圍去聚焦微信辦公版;而騰訊需要做重,來加深與各行各業的聯系,于是騰訊也在與永輝超市等聯手做智慧零售。雖然側重不同,但領域上的交集會越來越多。
 
或許下次,卸去了阿裡巴巴的董事局主席身份的馬雲,有更多理由與馬化騰相談甚歡。
 
一家公司隻有脫離某一位領袖并獲得巨大成功,才算是真正的偉大。
 
“超級AI”張勇
 
 
 
繼任者張勇,如何與馬化騰共舞?
 
與馬雲的天馬行空不同,張勇嚴謹精準。
 
張勇已在阿裡巴巴體系内深耕11年,馬雲曾經調侃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當CEO。
 
 
 
阿裡CEO張勇
 
2007年,張勇以淘寶網CFO身份進入阿裡巴巴。2009年接手淘寶商城,是“雙十一”購物節的發明者,更重要的是,他帶領阿裡實現了移動端電子商務的轉型。
 
張勇嚴謹,平時住在杭州酒店,周末回到上海的他,享受并不在聚光燈下的生活,這讓他還能在上海街頭安靜吃碗面。
 
而如今,傳承計劃公布,張勇無法再避開聚光燈。
 
本月中下旬,他将出現在雲栖大會的分論壇上,與阿裡雲總裁胡曉明、銀泰商業CEO陳曉東同台。
 
天貓、銀泰都是他的戰場。
 
今年7月中旬,他在銀泰的一次内部培訓上,表達了對百貨業的看法。在他的規劃中,首先要變現線上線下關系,做到線上線下人、貨、品牌全部同步;銀泰的數字化要做到在手機上能夠查看每個專櫃、每個消費者、每個SKU的實時動态。
 
一方面,他如同一個超級計算機、超級AI一樣,對公司管理追求精細化、細顆粒度。另一方面,他也把放權、靈活度引進到新零售的導購制度中。他主張給導購更多決策自由度,導購根據回頭客等情況來自主決定能否給顧客優惠券,包括給老顧客發紅包。
 
天貓是張勇的得意之作,銀泰要打造成“線下天貓”,而盒馬鮮生也是他給馬雲的一個新零售驚喜。
 
後起之秀如何?
 
 
 
作為阿裡巴巴的最大IP,馬雲還暫不能離場。
 
沒有人比他享受過更盛大的互聯網紅利。
 
2014年9月9日,阿裡巴巴赴美上市,彼時68美元的上限定價,融資218億美元。而如今,阿裡巴巴市值突破4200億美元,上市四年,實現了20倍市值增速。
 
也沒有人比他遭逢過更深的寂靜與質疑。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關于劉強東、王興飯局,馬化騰居中,馬雲被大半個互聯網江湖孤立的傳聞四起。
 
至繁緻靜,風雲背後,馬雲希望自己能夠早日全身而退。但目前來看,他還要繼續履職董事長一年。
 
 
 
回首阿裡19年,馬雲到底給繼任者留下了怎樣的互聯網生态?
 
遺憾的是,他即将離席的互聯網已經進入到下半場,圍繞三四線城市下沉人口的紅利,而後繼者也繼續在踩當年阿裡踩過的坑。
 
近期趣頭條、拼多多的上市,都是圍繞三四線城市的最後一波互聯網人口紅利展開,并且得到了另一巨頭騰訊的支持。
 
拼多多CEO黃铮在面對外界對平台山寨商品泛濫的指責時說,淘寶也走過同樣的路。
 
另一個更加普遍的情況是,互聯網以流量思維獲客,提供免費服務,之後流量變現獲利。互聯網金融離錢最近,最受推崇,一些巨頭都在為網絡貸款引流。實際上,平台缺少基本的風控和辨别能力,隻能完成引流,普通用戶卻很可能将引流行為與信譽背書混為一談,最終危害平台信譽。
 
面對曆史,中國的互聯網江湖在馬雲帶領阿裡的19年裡變好了嗎?
 
“江湖沒有變好變壞,人的功力和定力決定着能否笑傲。”
 
而互聯網的後起之秀們,功力如何?

服務支持

我們珍惜您每一次在線詢盤,有問必答,用專業的态度,貼心的服務。

讓您真正感受到我們的與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