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网络公司_邯郸网站建设制作推广_邯郸网络推广_小程序开发制作_邯郸百度爱采购_河北启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主頁 / 資訊 / 新聞 / 從B2B到産業互聯網,毅然轉型的慧聰将實現哪些轉型

鸭脖官方网站

2018-09-01 15:27


今年資本市場迎來敲鐘季,港交所甚至出現一天八家公司同時IPO、兩家公司一面鑼的敲鐘奇觀。拼多多、哔哩哔哩、虎牙、小米等新銳互聯網公司上市後風光無限,美團等超級獨角獸敲鐘近在眼前,“但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曾經的互聯網“老人”們,存在感越來越低,一些玩家甚至已銷聲匿迹或遇到轉型煩惱,老當益壯的玩家鳳毛麟角,慧聰算是一個。
 
  慧聰上半年實現強勢增長
 
  8月24日,慧聰集團發布中期報告:上半年實現銷售收入約37.9億元,同比增長182%,半年營收已經超過去年全年約37億的營收;權益持有人應占溢利為1.91億元,同比增長78%,超出8月5日發布的30%到50%的增長預估。營收同比增長182%,比BAT等成熟互聯網公司增長率要高出數倍,即便是新興互聯網公司,增長率也很難達到如此幅度。
 
  
 
  慧聰集團起家業務——慧聰網,成立于1992年,是中國最早的B2B電商公司,在阿裡隻有B2B業務時,兩者是勁敵,行業有“南阿裡、北慧聰”的說法。2003年慧聰網便登陸香港創業闆,跟攜程、騰訊等屬于僅次于三大門戶後的第二波互聯網上市公司,阿裡B2B公司登陸香港主闆是2007年的事。
 
  2014年,慧聰網從香港創業闆轉到主闆上市,我有幸到現場見證,當時慧聰網明确将繼續深耕B2B。四年後慧聰網更名為慧聰集團,進軍方興未艾的産業互聯網,促成上半年182%的收入增長。這一轉型要從2017年底劉軍出任慧聰集團CEO說起。
 
  新掌門上任,對慧聰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對集團各項業務做減法,再聚焦。劉軍将慧聰戰略聚焦在産業互聯網,把原有業務分類梳理為六大集團,今年3月份,除了把名字從慧聰網改為慧聰集團,劉軍又将六大集團進一步做減法,聚焦整合為三大闆塊——交易服務、數據服務、信息服務。今年3月27日,劉軍被委任為董事會主席後,在管理層會議上立下軍令狀:“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慧聰集團要分别實現100億、200億、500億、1000億的營收目标,做不到我主動下課。”如果上半年增速保持,今年100億不成問題。
 
  
 
  四年時間從100億到1000億,增長十倍,劉軍的底氣正是來自于産業互聯網。
 
  8月28日,慧聰産業互聯網峰會召開,慧聰集團進一步明确要“積極助力傳統産業升級、價值重塑,加快拓展産業互聯網萬億市場的步伐,将引領中國産業互聯網達到全新高度,未來慧聰集團必将成為全球領先的産業互聯網集團和數據公司。”可見慧聰做産業互聯網的決心很大,對産業互聯網戰略的依賴很強,究竟做什麼,可能很多人還是覺得虛。
 
  在産業互聯網峰會上劉軍有一個清晰的說明:
 
  “我們認為産業互聯網不是産業電商,而是依托互聯網技術、大數據、金融服務賦能傳統産業,提高協同效率,助力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實現跨越式發展。貫穿了企業從信息系統到商家資源、到業務流程、到業務配送,給我們産業共同體提供深度賦能的能力,我們幫助他們提高效率,幫助他們做優化,這是産業互聯網的意義。”
 
  這一定位,讓慧聰跟阿裡巴巴B2B等電商平台截然不同。它不再滿足于做信息或者交易平台,而是要做産業互聯網的全生态服務商,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轉型,上半年的營收表明慧聰這步棋走對了一半,産業互聯網真能夠讓慧聰四年實現十倍增長嗎?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樣覺得不可思議。
 
  慧聰為何要做産業互聯網?
 
  為什麼要做産業互聯網?在産業互聯網峰會上,劉軍自己有剖析:消費互聯網競争白熱化、寡頭化,“大樹底下不長草”,産業互聯網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才剛進入了上半場,慧聰順勢而為。
 
  為什麼産業互聯網是非常大的機會?為什麼慧聰做産業互聯網是順勢而為?劉軍沒有詳細解釋,“羅超頻道”站在旁觀者角度來尋找答案。
 
  第一、産業互聯網就是互聯網+的終局。
 
  消費互聯網白熱化,機會越來越少,已是行業共識。消費互聯網本身,在實體化,如新零售、新出行、新汽車、新金融,無不需要跟實體産業結合。APP創業的時代結束了,正如我此前所言,互聯網未來隻有三個機會:1、内容互聯網,填充内容,如文娛;2、實體互聯網,互聯網+;3、智能互聯網,AI、IoT和無人車等等。
 
  實體互聯網的終局是産業互聯網,互聯網+是一個古老的概念,然而很多人對其有誤解。最初互聯網是傳統産業的工具,是營銷、獲客、招聘的渠道;接着互聯網成為模式,與行業結合誕生了生活服務(O2O)、互聯網農業、互聯網影視、互聯網金融、互聯網汽車等“新物種”,用俞永福的話說,這個階段是“傳統行業+互聯網”,物理疊加、改善存量、提高效率。
 
  今天互聯網做的是重構産業,跟零售、貿易、金融、制造、娛樂等等行業結合,通過化學反應創造增量市場,幫助産業轉型升級。馬雲的“五新”本質就是金融、零售、制造等行業的産業互聯網,許多消費互聯網平台如阿裡、滴滴、美團、小米也在向各自産業縱深,做産業互聯網,這是互聯網+的終局,蘊藏着巨大的機會。
 
  第二,to B公司更适合做産業互聯網。
 
  消費互聯網公司很難做好産業服務,它們擅長規模經濟,服務大衆用戶,不喜歡做“重”,不善于服務行業和企業,都想做雷軍所說的笑臉的兩端,或者說做馬化騰說的連接,就算深入産業,也是為了讓消費端體驗更好。to B公司在行業深耕,跟企業打交道,深刻理解産業,更能服務産業。
 
  做産業互聯網服務的主流公司,要麼是做信息化的公司如金蝶,要麼是做雲計算的公司如阿裡雲。阿裡巴巴比較特殊,雖然是消費互聯網公司,但起家于B2B,有阿裡雲、菜鳥等to B強勢業務。總而言之,一定要有B端服務能力的公司才能做好産業互聯網。慧聰此前深耕63個細分行業,在工業這個類目上更是絕對老大,2015年收購中關村在線,在3C電子領域有了行業地位。通過在垂直行業摸爬滾打,積累了豐富的産業和客戶資源,具備做産業互聯網的基礎。
 
  第三,慧聰幹産業互聯網是順勢而為。
 
  市場充滿着機會,然而不是每個機會都是你的,一方面機會隻給有準備的人,另一方面機會隻屬于适合的人。慧聰做産業互聯網不隻是有産業的資源基礎,也有很好的條件。
 
  2014年,在慧聰從創業闆轉到主闆時,我對這家公司的未來進行了展望:慧聰網通過深耕垂直行業精耕細作,積極進入交易金融環節,橫向整合垂直B2B平台和縱向整合更多産業資源,三大策略就能實現崛起。
 
  前四年慧聰正是這樣做的,進行橫向擴展和縱向整合。橫向,信息端收購中關村在線,數據端收購兆信股份和慧嘉分别負責數據生産和和挖掘,産業端投資棉聯、中模、買化塑;縱向,從信息進入交易、金融、數據等環節,構建了做産業互聯網全生态的關鍵能力。
 
  正如我2014年所言:
 
  “B2B不會革掉中間環節,更需要做好面向行業的企業服務,解決企業的信息、信用、資金、交易等諸多環節存在的問題。慧聰要做的不是去革誰的命,而是堅守B2B,深耕行業、做好服務、加快速度做大做強自己。”
 
  現在看來,慧聰表面上轉型做産業互聯網,實際上還是沿着此前的路在前進,産業互聯網的本質是面向行業做好企業服務,隻不過方式和思路跟B2B不同:過去是幫助産業修修補補,提高效率,解決一個或者幾個環節的問題;今天是從整個産業鍊環節來幫助産業重塑升級,從B2B到産業互聯網看上去是大轉型,實際上是順勢深入産業之中。
 
  慧聰如何做産業互聯網?
 
  産業互聯網是萬億級市場,如果上來眉毛胡子一把抓,就是好高骛遠。慧聰對自己在産業互聯網中扮演的角色、策略和節奏把握得非常好。任何好的商業模式都能一句話說清楚,慧聰做産業互聯網,就是要基于産業積累,配置精兵強将,做好交易、數據和信息三大産業服務,先聚焦特定行業,做好了再複制到更多行業。
 
  1、曾經是信息平台,現在是交易平台,未來是數據公司。
 
  慧聰在産業互聯網中的角色是什麼?答案是給産業基于互聯網重構或者說升級做服務。做什麼服務?答案是:曾經是信息平台,現在是交易平台,未來是數據公司。
 
  從财報數據可以得出這個結論。上半年慧聰收入中,交易服務闆塊營收30.89億元,占比81.5%;信息服務闆塊營收4.51億元,占比11.9%;數據服務闆塊營收1.80億元,占比4.8%。交易服務闆塊營收增長最為迅速,同比增長510%,增速強勁,數據服務闆塊收入同期增長約65.7%,潛力初步顯示出來。
 
  最初慧聰就是B2B信息平台,對于行業的價值是兩個企業間的信息交流;後來自然延伸出交易需求,慧聰在促成交易的同時通過交易服務費,以及金融、物流和倉儲等關聯服務變現,交易服務是慧聰當前的現金流;劉軍表示,“慧聰未來會成為全球領先的數據公司,将數據資源變為資産。數據是石油、是未來核心的資産。信息廣告是1.0,交易是2.0,數據是3.0,貿易是0.01,靠資金推動貿易沒有任何價值。”
 
  可以看到慧聰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晰,最終就是要做數據公司。信息服務成為導入到交易的基礎,交易提供場景來獲取數據,數據最終轉變為産業互聯網服務,通過解決方案、數據服務、智能營銷等産品在産業落地。反過來,用好數據也可提高信息和交易服務的效率。
 
  2、調整組織架構,從一家銷售驅動公司變為技術驅動公司。
 
  戰略定了,要有适合的組織形态去落地戰略。
 
  去年底,慧聰集團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将各大業務體系整合成“中關村在線集團、信息服務集團、金融科技集團、在線交易集團、物聯網數據營銷集團、電子商務産業園集團”六大闆塊,将不同産業服務能力封裝到不同組織,直指産業互聯網。
 
  在人員上慧聰也在有的放矢地優化。劉軍透露,過去銷售體系在慧聰内占了主導地位,當慧聰明确要做數據公司後,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依靠銷售來驅動公司增長,而是要依靠技術。在過去不到一年時間内,慧聰對人員結構進行大幅優化,如今集團員工2599人,技術研發崗位人員占比超過30%,未來這個數字會變為40%甚至50%。
 
  慧聰強化技術不難理解,如果要助力産業重構,就一定要技術。慧聰在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鍊等技術上進行投入,與清華大學、浙江大學等國内頂尖科研機構達成了合作,擁有200項以上知識産權,以及全球最大的工業品和科技行業标準産品信息庫,覆蓋5億以上的SKU。正是因為技術研發的大力投入,讓慧聰上半年拿到單筆1個億的合同,與寶馬中國、中國石油等超級大客戶達成合作,這對曾經主要服務訂單萬把塊的中小客戶的慧聰來說,是巨大突破。
 
  3、不一口吃一個胖子,而是從擅長的行業做起再規模複制。
 
  産業互聯網是一個超大市場,就跟互聯網一樣,目标太大,無處下牙。慧聰的策略是,集中資源幹好自己最擅長的少數産業,摸透了、做好了,再複制到更多産業規模化。
 
  具體來說,劉軍瞄準三大行業:千億棉花領域在未來3年營收将保持300%以上增長;五千億建築裝備領域,未來3年營收保持300%以上增長;萬億化工領域未來3年營收數據保持400%以上增長。這三個行業分别有棉聯、中模國際、買化塑等垂直平台來負責交易落地,慧聰提供信息服務,兆信股份和慧嘉提供數據服務

服務支持

我們珍惜您每一次在線詢盤,有問必答,用專業的态度,貼心的服務。

讓您真正感受到我們的與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