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网络公司_邯郸网站建设制作推广_邯郸网络推广_小程序开发制作_邯郸百度爱采购_河北启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鸭脖官方网站

2018-04-27 16:53


2018年4月23-25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網主辦,投中資本協辦的“第十二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在上海金茂君悅酒店舉辦。本次會議主題為“價值的力量”,來自國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權機構彙聚一堂,對當前行業熱門話題展開讨論。
在名為“移動互聯網模式的疊代與創新”主題的論壇上,安芙蘭資本創始人/董事長周偉麗作為主持人主持了本場論壇,參加論壇的有險峰旗雲管理合夥人王世雨、晨晖資本合夥人劉開鋒、啟賦資本合夥人屠铮、清流資本合夥人劉博、光速中國助理合夥人潘翔等知名機構的投資人,衆位大咖們就“移動互聯網模式的疊代與創新”話題分享了各自的真知灼見。
以下為“第十二屆中國投資年會”移動互聯網模式的疊代與創新精彩實錄。
周偉麗:請各位嘉賓先作一下自我介紹。
王世雨:我是來自于險峰旗雲的王世雨,因為險峰本身是叫險峰長青,是2010年成立的專注于互聯網天使階段的基金,有8年的曆史。險峰旗雲是基于險峰長青早期大的投資平台,我們專注于A、B輪相對成長期的基金。目前整個險峰系管理的基金規模大概30億人民币,險峰旗雲第一期規模是在10億人民币,單筆投資規模是在5000萬人民币左右,是典型的A、B輪的基金。專注的方向是互聯網和醫療兩個大的方向。
劉開鋒:大家下午好!我是來自于晨晖資本的劉開鋒。晨是取自于達晨的晨,晖是鼎晖的晖。我們的管理團隊是來自于達晨和鼎晖,還有深創投和政府引導基金,還有來自于上市公司。整個晨晖資本的管理團隊,整個團隊累計的規模超過500億。
晨晖資本2015年成立,聚焦于TMT和消費領域,現在管理的規模是20億。我們和兩家公司發起了創業基金,一個是消費基金,也與網宿科技成立了專業的TMT基金,重點投的是跟網宿科技合作的産業基金。順帶将網宿科技這一基金合作的背景做介紹,因為網宿科技是首批中國創業闆上市公司,這家公司的核心業務是為整個的互聯網公司提供加速方案。網宿科技服務于中國所有的互聯網公司,包括BAT,網宿這樣一個加速平台在為中國的互聯網企業提供加速服務時,我們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我們能夠實時感知整個互聯網流量的變化。因為所有互聯網流量的分發都是通過終端的請求,最後通過互聯網公司的服務器通過分發技術,最終分發到手機上來,我們能夠感知中國有6億、7億的網民通過我們的平台訪問我們的内容,我們能夠知道當前的熱點是什麼,當前的流量發生在哪些領域。2015年下半年,我們當時就感受到直播流量的爆發,整個直播流量的爆發是2015年下半年,包括2016年上半年。2017年下半年我們感受到一個風口會火,就是直播在線問答,因為這個在網絡上的流量快速增長。
晨晖資本和網宿科技在這方面的合作就是充分利用網宿的流量感知平台,再加上晨晖專業的資本的合作,我們能夠感受到流量變化的具有成長性的企業。
屠铮:大家好!我是啟賦資本的屠铮。我們的基金主要專注于産業互聯網、新消費、新材料,投資階段是天使PreA、A輪,然後目前投資了接近200家企業。我們投資的TMT細分一下,一個是産業互聯網,包括什麼呢?互聯網+醫療、互聯網+物流,互聯網+供應鍊,大宗交易和消費。我們以互聯網手段服務于其他的大數據、AI和區塊鍊技術升級改造傳統的行業。
劉博:大家好,我是清流資本合夥人劉博。我們是專注于早期的雙币種基金,我們最早的LP是高瓴資本,2015年募集了第一支人民币基金,2016年我們和明星鹿晗成立了一支專門投資于年輕人消費基金的青晗基金。我們一班人是百度的,但是我們投的比較多的是垂直人群、新消費還有産業互聯網。
潘翔:大家好!我是來自于光速中國的潘翔。光速2006年進入中國,現在有三期美金和一期人民币,主要投資于A輪、B輪互聯網公司,比如說拍拍貸、360,然後是企業服務青雲,然後就是消費企業,比如說拼多多、點融等。
周偉麗:安芙蘭資本也是投資于消費升級,最近幾年投資生物醫藥、大健康,之前直投管理規模100億,投資數量200個,還跟政府托管了200億的母基金,還有20億的債券基金,很高興與各位交流。
2018年互聯網的趨勢是怎樣的?
下面我想問第一個問題,互聯網行業在推動供給測改革的同時,以及消費升級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是至關重要的。但是在經曆了5年的高速發展以後進入了深水區,互聯網用戶的增長速度明顯放慢。包括中國遭遇網民的紅利危機,在這樣趨勢下,我們每年的問題來了,今年互聯網的趨勢是怎樣的?
王世雨:當前互聯網的投資賽道就是微信互聯網
王世雨:做VC的人,每年大家同行碰在一起或者媒體朋友問的時候都會問今年你關注什麼方向,互聯網還有什麼可投的領域。坦白講不能做精準預測,其實就跟股市一樣,不能預測未來一個星期和一個月的走勢,但是整體從互聯網格局來看,從經曆了PC互聯網到從2012年開始的移動互聯網的紅利,然後到今天2018年移動互聯網的這波紅利基本上已經消失了,其實它的表現形式就是不管是創業公司也好,還是大的這種互聯網公司也好,他們在流量獲取上的成本非常高,大公司還可以接受,很多創業期的公司很難通過這種買量或者是流量購買這樣的方式去把自己的用戶規模擴大。
從流量的角度來講,移動互聯網基本上是一個相對講紅利的終結期了,都不是晚期了。從流量來看,因為互聯網最重要的還是流量,流量的地方我們覺得像微信這樣的平台它現在可能日活到了七、八億這樣的量級。那你基本上這個量級是約等于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總用戶群,還要刨除掉不是互聯網人群的人,現在大家有一種提法叫微信互聯網,也就是在PC互聯網之外,下一個是移動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之外的一個方向是微信互聯網,微信互聯網裡面孕育很多的機會,當然微信本身是通訊工具,有很大的流量池子,現在大家在裡面做的事情,内容創造的也好,或者是在平台之上搭建亞平台,或者是幫助有流量的人做變現也好,各種各樣的創業生态稱之為微信生态,還有比較火的拼多多都是社交電商裡面比較優秀的代表。如果回答主持人剛才的問題,我們能夠看到說還有一定的流量紅利,能夠相對來說清晰一些的投資賽道就是微信互聯網。
劉開鋒:當前互聯網環境下,流量的精細化運營越來越重要
劉開鋒:剛才王總的觀點我非常認同,我想從兩個層面來回答剛才的問題,一個是從宏觀層面,另外一個是從微觀層面。整個宏觀層面來看,我隻能做趨勢上的預測,在宏觀層面上很難落地到具體的方向上。
宏觀層面我可能三個點:
第一個是互聯網的發展有一個前提,就是需要網絡基礎設施本身的推動,剛才王總提到移動互聯網是2012年作為一個元年,作為元年的原因是中國開始部署了3G網絡,3G網絡以後寬帶上網、移動上網非常便捷,催生了網絡用戶的變化。往前看,當前的網絡設施還有非常大的升級空間,就是國家正在讨論的5G。因為5G比4G下行帶寬的速度還要寬一百倍,現在我們的4G已經網絡速度非常快,很多互聯網應用可以很暢快地體驗。在5G比4G還快一百倍的情況下,還會出現新的機會點,尤其是在大帶寬的情況下會出現非常大的應用。隻是說這個應用我們現在無法預判,但是應用肯定會帶來。因為在整個的互聯網,互聯網在IT界一直有一個定率發生的作用,我們發現2G、3G、4G手機每年更換,帶寬越來越強大,但是手機仍然不夠用,為什麼?安基比爾定律存在。未來5年仍然是有這麼大的定律吃掉這麼大的需求,這個機會點是什麼?不知道,但是會來臨。就像2012年我們預測到現在,我們也無法預測未來3—5年互聯網的變化。所以機會還有,隻是機會在哪裡。
另外一個宏觀上的觀點就是流量确實已經非常地枯竭了。因為最新的數據可以看到2018年的3月到上個月整個移動終端的用戶量10個億,每個月環比增長隻有5%,紅利已經基本表示枯竭了。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蘋果手機的出貨量環比在下滑,這基本上就說明了當前的流量非常緊張。
那麼在當前非常緊張的流量情況下,我們怎樣移動移動互聯網發展的變化,那麼我們認為第二個宏觀的認識點就是流量的精細化運營是越來越重要的。流量的精細化運營越來越重要,這就需要後面新技術的支撐,比如說現在人工智能的技術、大數據的技術。因為現在整個對我們個體來說,已經處于二維空間,一個是我們處于原子的世界,就是現在的世界,第二個是比特的世界,這兩個世界是重合的。在原子的世界,生産要素發生了重構,在這個世界上互聯網已經成為了生産關系,那麼生産力就是雲計算的能力,在這裡面有非常重要的要素就是數據,數據越來越多地沉澱,數據和計算的結合就發揮了重要的人工智能的價值。在人工智能價值的過程中,讓我們在流量的精細化運營當中會做很大的輔助作用。我們前面看過一個電商,它是在細分領域做電商引流的公司,主要是面向男性、體育愛好者細分領域做引流的。他現在告訴我們說現在選品靠人、靠經驗和我們對商業的感知,但是再往後會逐步逐步進化到由人到機器的替代,以數據分析的方式是幫助它選品,用數據的方式告訴它在哪裡買量,怎樣推廣。所以當前的情況下,流量的精細化運營越來越重要了,但是前提是要應用很多的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相關的技術。
第三點就是王總提到的微信互聯網,确實是這樣的。因為當前的互聯網肯定不是最終的互聯網。那麼時時刻刻都會有颠覆性的機會出現。比如說現在,現在微信已經成為了操作系統,以微信作為操作系統的應用機會會出現,小程序已經看到了非常多的機會,那麼在這個情況下,是不是一種對當前的手機App上的機會的颠覆,那麼還要往前判斷和觀察,這也是要留意觀察和投資者關注的地方。
屠铮:互聯網紅利分為基本紅利和升級紅利
屠铮:前面兩位非常全面,我補充幾句。因為今天的主題是移動互聯網的疊代和升級,疊代就是有一種承上啟下的感覺。我們說模式的更新、創新、技術更新,最終是什麼?無外乎是産品變化,或者是用戶變化,推廣方式變化了,收入模式變化了,這些都是疊代創新,而且是像黃河之水滔滔不絕,永遠會存在這樣的作用。剛才我們也談到了一些有關互聯網的紅利,因為紅利對互聯網很關鍵,我願意将紅利分兩種,一種是基本紅利,從不使用到使用,一種是升級紅利,前面的那種是看到了盡頭,後面是永續存在的。
目前中國什麼情況,剛才也說了我們無線互聯網的滲透率增加了很多,如果單靠增加滲透率好像不現實,無外乎是兩種,一種是你去做出海,現在我們看到很多的創業者已經收視率很高了,我們到泰國看看,東南亞看看,東南亞十億的人口一個非常大的國家。我們将中國的模式搬過去,這樣一種創業的方式。另外一個方式是我們去西語國家,也有五、六億的人口,互聯網相對落後,這也是很好的方向。
而回到國内的情況,滲透率很高的情況下,無外乎是第一内部流量的倒騰,每年還會看到新物種的出現。今天是你在陌陌上,明天可能是到探探,可能他們是有競争的關系,互相之間搶流量,這個事情就是疊代,這是産品的疊代周期與往常是有很大區别。我們以前一個新物種出來可能2—3年,現在一個新物種出來就是6個月,這是内部流量的倒騰。
第二個是否存在升級的紅利,也就是新增的紅利。這個問題也是我們在思考,我們看到的是的确是有一些新需求的層次,尤其是最近一兩年由于技術帶來的需求的産生,這裡面還要分To C和To B,随便舉一個例子,我們投過一家做飯機器人的企業,如果以前大家買菜做飯一定會去超市或者是到哪裡買菜解決,它很簡單,就是洗、切、炒那個機器人一套給你解決。你不需要去超市,每個禮拜、每個月訂菜就可以上門了,這批也是增量用戶,也是會給你帶來紅利的。
劉博:移動互聯網未來的三個機會
劉博:最近我們讨論最多的是政策,可能大家感受到網絡的内容受到了嚴格的監管,馬上在線教育、電商就一波一波的監管襲來了,對于很多中型、大型的公司最近是很鎮痛的時間。基金内部讨論這個的目的,就是危機背後的機會在哪裡,也就是我們投什麼東西。
2015、2016年我們訪談一些人問他們怎樣看待電商,他們覺得三個字不公平,他們覺得不公平地競争,同樣賣東西他們的融資渠道與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過去二十年,不管是互聯網還是移動互聯網,所有的創業者都享受到了新手資本的紅利。你現在賣東西的很清晰的大家都是賣東西的,做内容的大家都是做内容的,移動互聯網變成了水電煤一樣的存在。
所以未來的機會我們看下來粗略地分是有三方面:
第一方面可能是人民希望互聯網公司更好地扮演好水電煤的角色,提效提升技術壁壘,所以這裡面可能是有一波技術公司的機會,作為第三方提供相應的服務;
第二方面就是所有的用戶如果已經沒有增量紅利的話,那麼大家都進入了移動互聯網世界,那對于很多有好的産品、服務的公司來講他們的教育成本降低了,它可能不需要1億、10億的量,但是它給的産品和服務是有利潤的,它可能需要一個垂直的人群就需要盈利,這也是很好地解釋為什麼2017年很多的VC就開始看新消費了,因為人群的打标簽和集群就完成了。所以我們就研究什麼樣的技術可以把用戶的消費周期和生命周期拉長。我們就推出了訂閱的模式,鮮花的訂閱、男裝的訂閱;
第三方面是跟産品和服務相關。前兩天我們訪談年輕用戶時,跟他們聊的時候有一個發現讓團隊很驚訝的,有的時候你去問一個高中生,在他們看來打車這件事情他是不會到馬路上招手叫車的。所以大家厮殺的戰場,外賣、打車已經教育了相當的用戶,現在用戶就覺得是自然而然發生的狀态。借由消費路徑的轉變,其實會有很多更具匠心的公司會提供更多的産品,它也是借由用戶信息和購買渠道的變化,它去打原來線上起來做産品和做服務的公司,會有這樣一波公司起來。
總的而言,在我們看來機會還是蠻多的,尤其是最近,像之前前面嘉賓也提到就是做好基礎設施的公司。如果它來不及做深度的服務和産品,或者是遇到黑天鵝事件,用戶的外溢效應會波及很多的中小型公司,最近你會看到很多種小型公司因為這波黑天鵝量還是漲得不錯。
潘翔:互聯網三大塊紅利
潘翔:面四位嘉賓講了很多,我稍微補充一下。核心來講就是流量,兩微一抖加快手。其他的流量越來越少,所以很多投資都在投微信生态,小程序、遊戲等。
今天我們聊互聯網,可能還有三大塊是有紅利的地方,一個是出海,我們有印度團隊在,經常印度團隊聊怎樣看中國的相親,中國真的是這樣嗎?中國投資人會有做時光機的感覺,印度團隊原來是中國的啥啥,投資也好、對産品的理解也好可能更精準一些。
第二個是人群的拓展和城市的下沉,比如說現在越來越多的是三、四五線主打,我是三、四線城市的拼多多,我是老年版的移動什麼什麼。主要互聯網人群都是年輕人,年紀大的年紀輕的還未被移動互聯網覆蓋,或者是四、五、六線和七、八、九線的城市還未覆蓋,所以進行最後一波收割。
第三個是移動互聯網和傳統行業的結合。我舉個例子,三個行業都有被投的公司,比如說出海我們投了由亞馬遜的創始人創辦的一家公司,人群下沉是拼多多,還有移動互聯網和傳統行業結合的貨滿滿。所以這是有一些紅利的地方,除此以外還有互聯網的服務,這不在移動互聯網的範圍内。
周偉麗:很全面,剛才很多嘉賓講到微信,主要是平台的遷移還有技術的發展帶來的新的紅利,還有流量,消費升級講到出海,從一二線城市下沉到三線城市下沉到農村渠道,應該說講很多。但是再回顧一下,在2013年和2014年時,最大的互聯網的熱點就是O2O,在2015年時,應該說互金是亮點,2016年出海是亮點,包括資本的出海和中國商業模式的海外複制。2017年的時候不用說了,共享。所以經過這麼久熱點的輪換,今年似乎看起來投技術的升級、技術的發展或者是通過技術的升級制造了一個新的商業機會,成為了大家的共識,應該說今年的熱點比較散。但是我倒是認為有一個不得不說的就是區塊鍊,區塊鍊的技術甚至是ICO的貨币,待會兒有時間我們可以深度聊聊。
提到互聯網,我想再提一下第二個問題,就是我們曾經瘋狂的補貼跑馬圈地,出行用車今天已經塵埃落地,VR、AR成為過去熱門的概念,大家震憾于機器人超越人類,創業者仍在探索具體的應用和開發的方向,越來越多的内容,付費這個産品出現,在求知欲和危機感的驅動下,消費者越來越願意買單。在亂像叢生的複雜環境當中,大家認為是危機還是泡沫?
請問清流的劉博,最近一波監管應該會監管到您剛才所說的話題,你覺得現在是出于泡沫還是有巨大的機會存在。
亂像叢生的複雜環境當中,泡沫和機會并存
劉博:首先基本上VC行業裡面發生的事情都是泡沫和機會并存的,隻要有機會點,資本的嗜血性就會追成泡沫,但是做出來的公司最後能夠給資本帶來不錯的回報,我覺得還是會有較大的赢家出來。
針對您剛才所說的問題,我會覺得這波會改造很多的供給端的東西,比如說一個具體的問題,比如說現在大家内容付費、知識付費,我覺得并不是用戶願意付費了,而是你的移動支付便捷到一定的程度,你的網絡組織,移動互聯網内容組織的機制和獎勵機制友好到一定的程度,确實鼓勵了很多不錯的KOL或者是大V們出來貢獻有意思的内容,就是隻有你這個内容是有意思的,用戶才有付費的意願。
增量市場最多的機會在哪裡?
周偉麗:随着分水嶺的到來,大家都說獲取流量困難。要從拓展新用戶深耕老用戶,守住價值更高的存量市場。想問一下對于新入局的創業者而言,在基礎和時勢都不占優勢的情況下,他們應該怎樣做,還有對于投資機構來說,增量市場最多的機會是在哪裡呢?
劉開鋒:确實比較難在當前的移動互聯網的生态當中找到機會點,但是機會還在,也有嘉賓分享過,從我們基金布局的角度,我們是從三個點來看的。
第一個是流量,我們說的當前的流量是我們當前的流量,而未來的流量是未來的流量,未來的流量與當下的不是同流量。比如說當下的流量是統計移動端、PC端接入互聯網的流量。但是其實接入互聯網的終端很多種,除了PC和智能手機,我們還有其他的屏,隻要有屏的都可以接入互聯網。比如說電視屏,也有企業在裡面耕耘。還有車載互聯網,因為車上也有一個屏,将來的車就是一個移動的手機,所以車聯網也是一種流量的體現。除了這幾種有屏的東西連到網上産生流量機會以外,其實随着現在的物聯網,以及物聯網協議的發展的時候,還有一種流量就是智能終端,有的是消費的智能終端,也有各種應用的終端,它也會接到網上,作為硬件流量的接入點。像現在的智能音箱就是一種入口,包括無屏的投影儀其實它也是安卓的載體,也可以連到互聯網,其實這是一種流量的體現,這個硬件不是傳統的手機。Hardware和智能終端的流量也是一個機會。這是我們考慮的第一個方向。
第二個就是我們總結一下就是出海、下鄉、銀發、兒童。出海确實是一個機會點,我們在2015年、2016年曾經并購過一家俄羅斯的公司,當然我們也是投資俄羅斯TMT領域的第一家機構。當時我們在俄羅斯做盡調時,在俄羅斯的整個市場上能夠深刻感受到他們的物業、門衛裡面幾乎沒有快遞,中國的門衛裡面都堆滿了快遞。在俄羅斯很多的場景還是Cash和信用卡,很少有掃碼支付。在俄羅斯我們請教過當地的一位華人司機,他說當地也有一個平台,但是它的體驗和我們的微信差很多。這也說明海外的互聯網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剛才也提到了東南亞,我們前面也看一些企業,他告訴我說中國的直播和中國的一些社交等平台在東南亞非常受歡迎,為什麼呢?因為這是人種特性的相似點,因為東南亞的人種天生就是壓抑的民族,在互聯網的開放情況下他們有發洩的需求,所以在東南亞,直播、社交走過去很容易引爆。
還有老年經濟,因為中國已經步入老年人的社會,是否有适合老年人的APP出現。還有下鄉,像拼多多就是打的這樣的結合,就是線下的人群,社交+下鄉的列變的結合,這種模式還是有創新的點。
這是我們現在關注的幾個方向。
哪些技術更受接盤俠的親睐?
周偉麗:非常感謝!大家提到移動互聯網的投資跟早期挂鈎,最早投天使是進移動互聯網結合的。所以我想稍微展開聊一下,因為移動互聯網波紅利是收縮的,但是這波收縮是下一波的來臨之遇,把握分水嶺的機遇是新的關鍵,新一輪的技術以疊代的方式集中湧現。比如說我們談到的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鍊,甚至是精準醫療的基因技術。想請啟賦的屠總談一下,投哪些技術更受接盤俠的親睐。
屠铮:這是一個哲學的問題,這個世界信息是瞬間萬變的,但是可能不變的是每年我們在這兒談機會,談泡沫,我們在談危機。每年我們談都是好好的,創業者一波一波起來,投資基金也并不是迎合風口,過了一段時間總有一個疊代,所以投資機會很多,不是因為風口的來臨和消失我們放棄這個領域,或者是集中在這個領域投資,我們按照自己的節奏。不是因為電商如此聚集我們就放棄電商投資,就像拼多多一樣又出來了,還有因為信息媒體,最傳統的互聯網媒體的表現形式,已經很傳統了,今日頭條也很好。所以在很多的細分領域,就是因為它在不斷地升級當中,我們永遠有機會,一個是存量的,還有一個是增量的。
增量我們說的機會,有些消費點沒滿足,有些因為技術原因還未滿足的需求點,可能機會更大一點。剛才我和他在聊寵物用品,這很細。中國原來的寵物用品非常差,把狗、貓養活就行了,但是現在把狗、貓當成Baby,比自己的小孩還養得貴。那時候我們的狗糧産品等要有升級,對待它像對待Baby那麼好,這是不是投資的方向呢?這是不是藍海?包括AI、大數據,與To B的傳統企業升級有巨大的機會,包括産業鍊上下遊結合。我們現在雖然互聯網滲透率很高,但是與互聯網相關能夠滲透的行業也就1/10左右,但是我們每年的GDP有80萬億左右。
剛才談到區塊鍊,我特别不想聊,因為去年、前年都聊過。我們發自内心地覺得它的技術很好,因為我們還是對鍊圈感興趣。并不是說2017年下半年風口一來,由于币炒作了,我們就瘋狂投币交易所,我們看看底層到底哪些因素促進了各行各業的極大提升,底層技術是我們關注的點,但是并不意味着我們馬上瘋狂布局這些,我們會一邊看,一邊找合适的Timing,找到落地的點。當然我們也投了幾家,也是從底層的工鍊入手。
周偉麗:馬上結束了,各位能否以簡單的一句話或者是幾句話總結一下,或者是各位想跟大家說點什麼。
王世雨:我覺得就是整體而言,我不知道今天現在還留在場内的是媒體朋友多,還是創業的比較多,還是同行比較多。同行的話我們就是且行且珍惜,競争很激烈,我感覺VC比創業者還多。
媒體朋友就說點陽光的,我們不要看眼前的所謂流量,整體上你相不相信中國5—10年會有一個大的運,如果你相信的話,整體上很多的機會都會有。而互聯網作為提升整個社會效率的基礎設施,我覺得一定會有它的一席之地。
對于創業者而言,希望在創業這件事上,本身光有激情是不夠的,所以我首先不贊同大學生創業,其次不贊成你因為工作做得不爽而離職,你創業的唯一理由是你不離開或者是不開始幹這件事就睡不着覺,這種狀态是适合的。如果你僅僅是跟老闆處得不好,或者是工作沒意思就出去創業,這種創業的失敗率是99%點幾,甚至是後面加幾個9。
劉開鋒:剛才我們讨論的這個話題比較嚴峻了,說到移動互聯網的流量紅利已經枯竭了,在當前的情況下,投資者怎樣找到好的投資機會是一樣的。所以整體而言,剛才也提到了VC的競争也挺激烈了對我們來說我們總結是:精進的2018,砥砺前行。
屠铮:大家都很忙碌,我是忙碌之餘還看幾本高質量的幾本有效的書,可能對人生會有一個彎道超車的機會可能,靜下心來好好讀,尤其是哲學書、生物和物理書,總結出來的東西可能對你的創業有很大的幫助。而不是說人雲亦雲,道聽途說,抓住本質性的一些規律。
劉博:過去市場上連接的工作已經做得差不多了,也希望更多的創業者能做供給和服務改造的事情,創造價值。
潘翔:我覺得是這樣的,因為現在創業機會看似越來越少,我和同行聊,大家覺得沒什麼機會和熱點,特别是區塊鍊一來,大家覺得心态崩了,很多币圈的人發了。但是這都是暫時的,放長遠來看的話應該還是有很多的機會,大家不要覺得現在機會越來越少了,細細發覺還是有很多的痛點沒滿足,特别是B端,還有很多C端的公司也沒做得很好。舉個例子,有些獨角獸公司長很大,但是根基不是很牢,被某些公司輕而易舉地拿掉份額,所以這些還是值得創業者發覺的。

服務支持

我們珍惜您每一次在線詢盤,有問必答,用專業的态度,貼心的服務。

讓您真正感受到我們的與衆不同!